当前位置:首页 > 心理健康教育 > 强迫咨询

关于强迫症常见的错误

发布时间:2010-11-08


 
     芳芳今年20岁,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洗手时总感到洗不干净,要一遍一遍的洗,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越洗越不放心,后来她觉着好像是细菌都洗在水盆里了,所以洗不干净。然后她洗一次手换一盆水。 
     伊云独居在北京,每次离开房间、锁上房门之后总是不放心;明明已经试过门已锁牢,走到一楼又折回来再看一看;坐在公共汽车上在念念不忘;到了办公室给邻居打了个电话,证实门已锁牢才出一口气。
     李飞是一介书生,近来每跟女性说话,他脑子里就浮现出撕烂她的衣服的场景。这样一想,心理就极度紧张,害怕自己失去控制,匆匆结束谈话,令来访女士莫名其妙。 芳芳、伊云、李飞都是强迫症的患者。强迫症属于神经症的一种,生活在今天的生活重压之下,强迫症的患者越来越多,怎样调节呢?
一、 强迫性思维的出现或加重多发生于精神紧张或有心理压力,心理矛盾的状态。强迫性思维难以摆脱又加重心理矛盾,导致恶性循环,易出现焦虑情绪或心理上的痛苦。所以在人感受到心理压力加重的时候应特别注意心理卫生,家庭和社会,亲人和老师、同事也应予以安慰,心理支持, 帮助他们作好心理调适, 减轻强迫性症状的出现。
二、对自己的强迫性思维的症状适当谈化,顺其自然,不必介意。或忽视它,或淡化它的存在,不要因为强迫性思维的存在而带来心理矛盾,造成焦虑情绪,不要把强迫性思维的存在看成是多么严重的问题。不要怕它,淡化它就很自然地阻断它造成的恶性循环。
三、转移对强迫症的注意,实际上也是一种谈化,即是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于工作、学习和业余兴趣上,尤其是当自己强迫性思维出现时,若能及时去注意别的事情,去从事自己最感兴趣的活动,转移自己对强迫性思维的注意,也就能避免心理矛盾和痛苦。
四、个性和自我心理调适能力的锻炼 。强迫症更好发于那些心理素质较差的个体。表现为意志不强,意识理智对自己的思维活动缺乏有效的控制,也表现为自己心理调适能力薄弱,不容易避免强迫性思维所带来的心理矛盾,无力摆脱强迫性思维及其所引发的恶性循环。要磨炼自己的个性,增强自己的心理承受和心理调适能力,以期从根本上克服强迫症。
五、寻求医学心理学帮助。具体可包括两方面:其一是适当的药物帮助,可服氢丙咪嗪等,开始宜小剂量,氯丙咪嗪从25毫克/每日起服,逐渐增量,最高以不超过200毫克(8片)/日(数次分服)为宜。需在医生指导下服用。 其二是心理帮助。接受心理医生的疏导和实施必要心理治疗。例如森田正马先生所创立的森田疗法对强迫症等神经症的治疗效果显著,可在心理医生指导下实施。(网管对于强迫症药物治疗的补充说明:除上述药物外,目前最常用而且临床证明有效的为SSRIs(5-HT再摄取抑制剂),如赛乐特、百忧解、喜普妙、氟伏沙明等,以其服用简单、安全、与氯丙咪嗪具有等效但副反应明显减少等优势,逐渐成为治疗强迫症的一线用药)
六、挖根究底。从根本上认识和领悟,力图对强迫症模式加以修正。在过去的经历中,深刻挖掘导致强迫症状的事件或原因,回忆重显当时的情境和体验,并联系现实重新加以认识尽力予以修正,如有可能可请心理大夫予以指导,实施精神分析与认识领悟治疗。以自由联想、释梦、催眠等心理学手段。重视过去的(或幼时的)经历,重新加以对待。 对待强迫性思维和其它神经症一样,治疗要有耐心、恒心,更要有决心。决心越大越能使自己保持意识清晰,越是能使自己保持理智,保持良好的心理状态。
这是我在网路上摘录的一篇关于强迫症的心理咨询文章,文章代表了现在心理咨询界的典型的几个错误观点。
一、神经质症的发生并非只是个人心理素质及所谓精神事件的原因,弗洛伊德正是通过对神经质症特别是强迫症的研究才提出了潜意识学说,从而奠定了整个二十世纪的西方乃至整个世界的心理学的基础,只是由于历史及意识形态的不同等原因,我们在这方面的研究及认识还相当落后,每一个神经质症患者才开始都曾慨叹为什么全世界只有我一个遭遇这样的不幸,其实神经质症并不是一种“个人行为”,而是一种人类本然,现在心理咨询的前沿研究基本形成这样的共识,人人都是神经症的,并没有质的区别,只有量的不同,或者换一种说法“神经质症患者与正常人之间的差别仅仅在于正常人的神经质症具有社会通用的表现形式。”(NORMAN O·BROWN 《LIFE AGAINST DEATH》[生与死的对抗])另外我们会发现,神经质症患者绝大部分都具有中等以上的教育水平,而低教育阶层及单纯从事体力劳动的人群神经质症的发病率却非常低,难道这是偶然的巧合吗,我们的社会教育有没有值得我们检讨的地方?!
二、“顺其自然,不必介意。或忽视它,或淡化它的存在。”——顺其自然,并不是要对症状不介意,并非忽视它的在,强迫症状给患者的身心带来如此深刻的痛苦的感受,真是“教我如何不想它”,我们认为神经质症患者的不自然状态已是如此的根深蒂固,重返自然需要必要的引导,技巧和努力。“不要把强迫性思维的存在看成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这的确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不单对患者本人是无法回避的严重问题也是整个人类应该好好面对和研究的严重问题,一个世纪以前人们就发现了它的“魔影”,但直到今天强迫症仍被西方国家乃至全世界的医学界界定为难以彻底治愈的疾病之一。虽然弗洛伊德通过对神经质症的研究奠定了现代心理学的基础,但是我们面临的事实是他在实际的神经质症的治疗上却少有作为,借着分析梦,借着自由联想,不但治疗时间非常的漫长,而且基本上没有什麽东西被彻底改变。而一些基于东方思想的心理疗法已从实践中证明可以彻底解决这个难题,如发源于日本的森田疗法,但由于思维习惯的原因,它们却一直不为主流的心理学所容,这也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三、转移对强迫症的注意——这无异于鸵鸟把自己的头伸进沙堆里。  
       从别人那里得来的是知识,真理需要自己去体验。
 
(转自中国心理援助网)

 

在线咨询 心理测试 站内搜索 心理视频